新闻爆料:0371-86102170  监督举报:0371-65709096     时代报告网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时代传媒微店
 

地市导航 郑州 开封 洛阳 平顶山 安阳 鹤壁 新乡 焦作 濮阳 许昌 漯河 三门峡 南阳 商丘 信阳 周口 驻马店 济源
您现在的位置:时代报告 > 新闻 > 河南 > 专题 > 特别报道 > 正文

探源“乔谢现象”

作者:王姝晴

2020年7月11日上午,在新乡市CC智臻酒店举行的一场活动上,有人问我,你听说过“乔谢现象”吗?那个故事就是在这里发生的。

我早已听说过“乔谢现象”,也总想见见创造这个现象的邓志军。但没有想到,乔谢竟然离我这么近。

邓志军现场检查每一处施工质量

“乔谢现象”是一个城中村拆迁现象,之所以称为“现象”,是因为邓志军在乔谢村树立了一个顺应民心的城中村改造标杆,成为拆迁安置史上深得民心的城中村改造现象。

一直以来,我总想到乔谢村看看,但一直没有如愿,没想到,今天竟意外地站在了乔谢村的土地上。

众所周知,一说到拆迁,跟着的就是钉子户、上访、强拆、黑社会参与,甚至打得头破血流、性命堪忧。但乔谢村在拆迁中却风平浪静,拆迁完成,乔谢村的百姓欢呼拥护,邓志军是怎么做到的呢?

为了见证奇迹,我兴奋地走进了乔谢村,不,应该说是走进了乔谢社区。宽敞的花园式院景,让人怀疑走进了公园,只是抬头看见一栋栋居民楼组成的建筑方阵,才确信“乔谢现象”非同凡响。

晚上,我又上到了CC智臻酒店25楼,当我俯瞰乔谢社区的时候,霓虹灯映照下,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花园式的社区夜景如蓬莱仙阁样迷离又真实。我一下想起了明代路珠的《咏鸿门夜月》:

万顷平沙宽眼界,

一滩清影豁心忧。

几回把酒频相问,

我在来时月到不。

鸿门夜月是古时新乡的八景之一。据乾隆《新乡志》记载:鸿门在县东十里,平沙千顷,寂无一尘,每遇月夕,沙月交辉,光明加倍,引得一些文人骚客赋诗作对。而乔谢村正在鸿门之内。但是现在,放眼望去,高楼大厦林立,道路上闪闪霓虹,高高低低的楼窗灯光,恍若天上落下的星星,哪里还寻得见平沙千顷?

没有拆迁前的乔谢村,村庄街道弯曲,房屋不整,村内杂乱无章,最重要的是向阳路和东明大道这两条路修到了乔谢村就交叉在一个点上成了断头路,不但影响了新乡市东南大门的长足发展,村内的破落景象也和周围的河南职业技术学院、新乡学院、新乡医学院的环境,形成了落差对比,严重影响了市容市貌。

为了建设美丽新乡,新乡市委召开了无数次会议,每次会议都提到了乔谢村改造。

2009 年,针对乔谢村的城中村改造工程,政府部门成立了建设指挥部对外招标。当时,参与竞标的有省内外十几家建筑公司,而诚城集团凭着良好的信誉、极佳的口碑,赢得了政府信任,从十几家建筑公司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得了乔谢村的城中村改造工程建设权。

乔谢村全村250户,2个村民小组,占地总面积1890亩,其中村民住宅用地约300亩,企业用地约40亩,农业用地约1550亩。

当诚城集团启动拆迁程序时,没有想到,众多麻烦接踵而至:一是群众抵触情绪大,大家不愿拆;二是院大院小不统一,房新房旧的赔偿标准不一样,村民和工作人员起了争执;三是宗教信仰有庙宇,你让人家往哪里搬;四是各家各户都有水井,赔偿标准虽统一,可有的是老井已废弃,有的是新打的井,而新井的价格远远高于政府的赔偿标准……

拆迁难,难拆迁,这已成为全国的新名词,乔谢村也不例外,只要涉及到拆迁的地方,一概说不通,拆不了,干不成,甚至连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怎么办?

工作人员向董事长邓志军汇报情况:“和村民们说不好,实在不行就强拆吧,咱有尚方宝剑。”

邓志军说:“不能强拆!说不好是咱们工作没有做到家。再和他们好好沟通,这样吧,让咱的工作人员带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到全国各地改造过的城中村去参观,先让他们体验一下住社区楼房的干净卫生和舒适程度。”

没停几天,诚城集团公司的工作人员就组织村里党员、干部和各家各户代表,分别到北京、洛阳、济源、山东等地去参观,全程路费和一切开销全部由诚城集团承担。当代表们看到被拆迁的村里人都住着高楼大厦,环境优美如城里的公园时,心动了。

拆迁迈出第一步,一切都在向邓志军期望的方向进行。

村民同意拆迁后,进入了实质性赔偿阶段。

按照政府拟定的赔偿标准和安置方案,邓志军首先拿出一亿多元的资金打到拆迁指挥部账上,并承诺:“诚诚集团一定会按照党和政府的要求去做,我们承诺,建房时按照自己家的住房标准去盖房,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电梯,如果我们的承诺不到位,这一亿多元就是罚款。”

邓志军的承诺,板上钉钉。

乔谢村民信了他。

2010 年5 月22 日,拆迁开始。邓志军对实施拆迁的工作人员下达命令:宁可让企业受损,不能让群众吃亏。

我坐在邓志军面前,想还原当时的拆迁情况,便问他:“不让群众吃亏体现在哪些方面?”

他说:“丈量房屋时,尺子松一松;赔偿树木时,小树按照大树算;宅基地盘过后,再给他们让一米;老井按政府定的标准算,新打机井一眼算两眼……”

说这些的时候,邓志军气定神闲,仿佛这些多出来的损失与他无关。

第一次听说,拆迁中还有这样不怕赔钱的开发商。

为体现他们的诚信原则,不仅自己诚信,他们还相信别人也诚信。比如在拆迁丈量土地的时候,为使群众相信他会保障大家的利益最大化,不仅让村民亲自监督,有时还会把尺子交到农民的手里让他们自己丈量,核对尺寸时,如果存在误差,以村民的丈量面积为准;再比如赔偿地面的附属物数量,不仅公开公正,还以就高不就低的原则,让村民拆得甘心情愿。

房屋拆迁前,邓志军第一时间给群众发放安置费。得到安置费后,有的人家找到了住处,有的找不到房源,于是,公司又投入大量人力帮他们到处找房子。

在拆迁安置中,有一家困难户,男的坐轮椅,女的半痴呆,儿子是傻子。为了帮他们联系房子,诚城公司的工作人员几乎跑断了腿。为什么?房东不接纳是一方面原因,再就是好说歹说房东接纳了,邻居不愿意。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邓志军果断决定,没有人愿意与他们为邻,我们给他们盖所房子住。于是,安置费照给,房子白住。邓志军还时不时地安排人为他们送米送面,接济他们的生活。

庄子说: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

邓志军以精诚待人,深深地打动了村民。在之后的拆迁工作中,村民们对他表示了极大的理解和支持。很多群众说,拆房子的时候,我们真是舍不得,但是看到邓志军对我们爱护有加,没啥说的,拆!

2010 年年底,乔谢村的拆迁工作基本完成,这中间,没有一个人阻挠,没有一户人家闹事,没有一个人因为不满意赔偿而上访。

乔谢村,乔谢人,他们竟与开发商凝结了这样的深情,可以说是史无前例。

拆迁工作得到了乔谢村村民的拥护,邓志军也把乔谢村的乡亲们当成了自己亲人。开始建楼时,他在新乡市的所有施工单位中,精挑细选出四家建筑公司,并和他们约法三章:一、商砼用新乡市最好的,钢筋用安钢的,施工中不准有以次充好的掺假现象;二、为了让乔谢村的乡亲对自己的新房放心,邀请村两委和村民代表成立质量监督小组,实时监督;三、房屋建好后,放把大锤,让村民抡锤验收。

乔谢村的规划设计图是政府、村级审核规划设计的,但邓志军在规划图中又发现了两个问题:一是没有幼儿园;二是没有红白事大礼堂。他觉得这会给乡亲们带来许多不方便,于是果断决定,完善规划图,免除后顾之忧!

规划图设计后,超出了预算1000多万。有人说:把原来设计的铝合金窗户改成塑钢吧,这样可以节省下一笔钱,弥补一下咱们的经济损失。

还有人说:要不换成便宜点的电梯吧,羊毛出在羊身上,咱不能当这个冤大头。1000多万呀,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邓志军听了,把眼一瞪,严厉地说:这是个良心工程,不能换!我向村民们承诺过,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电梯,我要把这座楼当成自己住的房子来盖!

诚信,在邓志军身上得到了最好验证,乔谢村的乡亲们也从邓志军“诚信是立人之本”上,得到了最大实惠!

曾有一个钉子户开始不相信邓志军的承诺,因为开发商对于拆迁户的承诺,他见得太多太多,有的哄着你拆房,拆了房转身就六亲不认。承诺?那是哄孩子的把戏,你信了就会掉进陷阱。但是没有想到,邓志军在兑现承诺过程中,松着尺子算平方,高于承诺树诚信,于是不等再有人去做思想工作,他自己就找到了政府主动要求拆迁!

拆迁顺利,建楼顺利,邓志军严把着质量关,从拆到搬迁只用了两年半时间。交房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几把大锤放在了验房处,谁不放心谁拿大锤去砸房,砸一下留一个白印,水泥不脱落,墙皮不掉渣!这就是良心工程,建最好的房,用最好的电梯!

这就是邓志军的承诺,这就是邓志军用承诺兑换的诚信,虽然这次乔谢村拆迁超出了预算上千万元,但他为了承诺没有任何怨言。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2012年7 月27 日,新房正式交接,村民们敲锣打鼓放鞭炮。诚城集团董事长邓志军把新房钥匙正式交给村民代表,乔谢村党支部书记代表全体村民向邓志军送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和谐拆迁守诚信,品质优良乐村民。

什么是乔谢现象?

这就是乔谢现象!

从拆迁到搬迁,速度之快、效果之好、和谐满意度之高,让诚城集团实现了拆迁、补偿、改造的“三零”(无违章建筑零补偿;信访稳定零上访;安全生产零事故)目标!

邓志军创造的“乔谢现象”,不仅在新乡市出名,也在全省乃至全国出名了。一时间,郑州、驻马店、许昌甚至山西运城等省外城市的政府部门,都组织各大企业前来参观取经。如今,“乔谢现象”始于拆迁,距今已有十年,时光老去,但邓志军诚信为民、甘于奉献精神永驻人心!

原文刊发于《时代报告》2020年第8期